Τι καινούργιο προστέθηκε στην ιστοσελίδα... | Χάρτης Ιστότοπου
Εκτύπωση Σελίδας Μείωση Γραμματοσειράς Αύξηση Γραμματοσειράς

东正教简介 主教 亚历山大(米兰特)编辑 梁家荣 中译 内容提要:

本文摘要性的阐明了东正教的历史、教义、 部分当代道德问题、教堂建筑等基本问题。 后记

 

 

历史

大约两千年前上帝之子耶稣基督降世为人。为了拯救人类,他通过使徒与门徒们创立了教会。在这之后的日子里,使徒们将教会与其教导传扬四海。他们建立了很多的教会,这些教会在信仰与敬拜中相互联合,共同分享着神圣教会的奥迹(西方教派称:圣事)。

由使徒们亲自创立的教会有君士坦丁堡,亚历山大,安提阿,耶路撒冷和罗马等牧首区。圣安德鲁创立了君士坦丁堡教会,圣马克创立了亚历山大教会,圣帕弗罗创立安提阿教会,圣裴特若与詹姆士创立了耶路撒冷教会,圣裴特若与帕弗罗创立了罗马教会。再随后因早期教会的传教士们的努力所创立的教会有:西奈山,俄罗斯,希腊,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教会。

除1054年最终分裂的罗马教会外,这些教会都是相互独力的。但是他们在信仰、教义、使徒传承、圣礼、礼拜与侍奉上却是合一的。他们共同称自己为东正教。

教会的教导来自两个方面:圣经与圣传,其中包括全部经卷和对经文的解释。正如圣约安在福音书中所写:“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地都写下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安福音/约/若21:25)。大量的使徒们的口头教导都以圣传的形式流传给了我们。

单词orthodox的字面意思就是正确的教导与正确的崇拜,是由两个希腊单词ορθός(正确的)和δόξα(教导与崇拜)合成的。在早期基督徒时代异端与分裂横行,教会的合一与纯正受到威胁,因此单词Orthodox就理所当然的被应用在了教会。东正教谨慎的护守着真理,反对一切的异端与分裂,即保护了他的群羊又荣耀了作为基督身体一部分的教会。

数目多到令人吃惊的宗教团体宣称他们是早期教会的继承者。判断真理的方法是将这些团体所宣扬的与教会最初的信仰和实践相比较。当然我们有权去选择我们的信仰。不过在我们做出最后选择前很好的知晓和理解选项是必需的。

我们希望这个关于我们信仰的概述能够帮助您了解由耶稣基督及其十二门徒所创立的基督信仰。我们所选择的基督信仰是被真理所证明的。

 

教义

圣父是圣三位一体的根源。圣经上说独一上帝有三个位格——圣父、圣子和圣灵——永恒的共享着一的神圣本性。在万世之初圣子即由圣父而生(圣咏/诗篇2:7,致科林托人书二/林后/格后11:31)。圣灵由圣父永恒的发出(约安福音/约/若15:26)。圣父在圣灵里通过圣子创造了世间万物(起源之书/创第1与2章,约安福音/约/若1:3,约弗传/伯/约33:4),我们被要求敬拜上帝(约安福音/约/若4:23)。圣父爱我们,将他的儿子赐下让我们得永生的生命。(约安福音/约/若3:16)。

基督耶稣是圣三位一体的第二个位格,永恒的由圣父而生。他降世为人,因此他即有完全的神性又有完全的人性。他如旧约时代的先知们所预言的一样来到世上。由于基督耶稣是基督信仰的核心,所以东正教对他的关注与认知超过任何人与事。

当诵读尼西亚信经时,东正教徒们便有规律的宣读着这历史上著名的关于耶稣的信仰:“我信……上帝的独生子,在万世以前为父所生,出于神而为神,出于光而为光,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一体,万物都是借着祂造的;为要拯救我们世人,从天降临,因着圣灵,并从童女马利亚成肉身,而为人;在本丢彼拉多手下,为我们钉于十字架上,受难,埋葬;照圣经第三天复活;并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将来必有荣耀再降临,审判活人死人;祂的国度永无穷尽。”

道成肉身指的是基督耶稣以“肉身”来到这个世上。圣父永恒的儿子从童贞女玛丽娅身上得到他完全的人性。他是神圣的一个位格,以前是现在也是,完全秉有圣父所有的神性,而且在他从童贞女玛丽娅成肉身时也持有了人性。圣父之子道成肉身时,在他的身上永远都秉有两种本性。他宁肯限制他的神性而自愿接受他作为人的一面去经历饥饿,口渴,疲劳,以至最终的死亡。道成肉身对于基督教是必不可少的——没有了这一步就没有基督教。圣经记载,“每个灵魂若不承认耶稣基督曾经以肉身降临到世上,他也就不会成为上帝”(约安福音/约/若4:3)。借助肉身,圣父的儿子拯救了人的本性,一切在他美妙的大爱中与他联合的人都可以得到救赎。

圣灵是三个位格之一,本质上是和圣父同等的。东正教徒反复地承认,“我信圣灵,主,生命的赋予者,自父而发,和父及子同受敬拜同享荣耀”。他被称为“圣父的应许”(使徒行实/徒/宗1:4),作为救世主给教会的礼物,使教会能服务上帝(使徒行实/徒/宗1:8),让上帝的爱永存我们每个人的心中(致罗马人书5:5),而且给予基督教徒精神护佑(致科林托人书一/林前/格前12:7-13)和美德(致噶拉塔人书/加/迦5:22,23)的生活见证。东正教徒相信圣经上所承诺的那样,圣灵通过浸礼(使徒行实/徒/宗2:38)后搽圣油而获得。我们会在余生的经历中感受圣灵的成长。

照字面上翻译是“没打中的意思”。就像帕弗罗所写的,“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致罗马人书3:23).每当我们违背上帝对我们的好意,或是达不到他的目的时就是在犯罪。“我们的罪过是我们与上帝分离”(伊撒依亚书/赛/依59:1,2),“留下的只是精神上的死亡”(致艾弗所人书/弗2:1)。为了拯救我们,上帝的儿子降临人世并成为我们人类,冰清玉洁“他以肉体的化身谴责人们所犯下的罪行”(致罗马人书8:3)。由于他的怜悯,每当我们真诚悔改时,上帝原谅了我们的罪行,给我们勇气去克服人生中所犯下的罪行。“如果我们承认自己的罪行时,那上帝就会忠诚地对待我们而且原谅我们的罪行”(约安书信一/约壹/若一1:9)。

拯救是上帝授赐给从罪行和死亡中引渡的男人和女人的礼物,让他们与上帝同在,把把他们带到永恒的天堂。那些曾在圣灵降临节听过圣裴特若训诫的人们会问怎样做才能被拯救。他回答说,“忏悔,你们中的每一个人以耶稣基督的名义接受浸礼,作为罪行的宽恕,那么你会获得圣灵的礼物”(使徒行实/徒/宗2:38)。首先,拯救有以下三个步骤:1)忏悔2)接受浸礼3)接受圣灵的礼物。忏悔意味着改变我们本来的观念,悔改我们所犯下的罪行,并且把自己奉献给基督教。接受浸礼意味着加入基督教后重新照亮自己。接受圣灵的礼物意味着圣灵赐予了我们信奉基督教后的一个新生,并且遵照上帝的意旨。想获得拯救要求我们对耶稣基督有信仰。人们并不能通过他们自己的劳动而获得拯救。拯救是“用仁爱去处事”。这是一个人一生都在进行的过程。拯救是过去时,经过基督的死亡和复活而获救;拯救是进行时,因为我们通过圣灵的力量和让人敬仰的上帝一起积极地参与“自救”。

浸礼是人和基督实际融合的方式。对人的拯救就是由浸礼开始的。使徒帕弗罗就在致罗马人书6:1-6中教导说在浸礼中我们经历了基督的复苏与死亡。在浸礼中我们的罪行被真诚的原谅,而且基督耶稣会让我们从此过上圣洁的生活。正统的教会通过完全的浸没来进行浸礼。现在有些人认为浸礼只是一种信奉基督耶稣的“公开的表示”而已。这一革新在历史上或是在圣经上都没有先例。一些人只是敷衍地服从基督的指令(玛特泰福音/太/玛28:19-20)。直到现在,有些人完全对圣经置之不顾,拒绝承认浸礼是获得拯救重要的一步。正统的维持者认为这些同时代的改革为虔诚的人提供最重要的施洗保证-即他们已经被统一到基督和是他的教会的部份。

新生就是接受新的生活,这是我们进入上帝的国和他的教会的入口。基督说,“一个人是不能进入天堂的,除非他诞生于水中和圣灵中”(约安福音/约/若3:5)。从一开始,教堂就教导人们这水就是受浸礼的水和神圣的灵。新生在浸礼中诞生,浸礼是与基督同亡,与基督同葬,而在崭新的复苏中感受他光辉的人性并与他一起通往天堂(使徒行实/徒/宗2:38节;致罗马人书6:3-4)。“再一次复活”只是一种宗教感受,它是不与浸礼相连的而且没有任何圣经的记载。

释罪在基督教的经文中是我们被原谅而且在生活中为人正直的一个词。释罪并不是只此一次即时的宣言得到永恒拯救的保证,也不是不管一个人如何释罪不仅仅只是合法的公告一个罪恶深重的人从此正直。相反的,释罪是真实鲜活的、能动的,每天都追随着基督。基督教积极的人生追求正义的力量是上帝的恩典,不断的给予所有相信他的人.

上帝不再变得神圣而遥不可及,他和我们同在,帮助我们纯净灵魂。于是我们成为了圣徒,与上帝神似。在接受圣灵的礼物后,我们会积极使自己神圣。我们与神并肩协作,努力了解上帝,变得像他一样拥有优雅的天性。

《圣经》是上帝充满灵性的神语(致提摩泰书二/提后/弟后3:16),是一本上帝表达自己对于人类看法的重要经文。旧约上说历史是有先知揭示的。新约记录人子的出生和耶稣的生活,还有他的使徒的著作。它也包括教会早期的一些历史,尤其耶稣的使徒们在教会发表的教义。虽然这些著作从出现以来一直被教会宣读着,但是据公元318年在迦太基举行的一次教会会议记载,我们现在知道的所有新约上的目录都是来自亚历山大圣路易斯大帝零碎的节日信件中(公元367年)两者关于新圣约的所有书的来源都没有疑问。罗马的公元382年举行的一次地方会议中,修订并发表了一系列关于旧约和新约的标准经文。这些经文至今在东正教徒的心中,而且受到热爱和崇拜。

敬拜是对上帝的赞美,荣耀和感恩:圣父,圣子,和圣灵。所有的爱都是对上帝崇拜。礼拜不只是“在外顺利”,或听一个训诫,或唱一首赞美诗。在人世间上帝能够被感知,这并不是礼拜的全部。尽管布道很有用,但是这永远不能替代对上帝的礼拜。在正统的基督教中,最有效的礼拜是集体的赞扬,感恩,还有教堂的表彰。礼拜在上帝的神圣桌子上亲密神交而到达极点。据圣餐仪式,“感谢圣父,圣子,圣灵给予我们的所有荣誉、荣耀、尊敬,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永生永世。”在礼拜中我们感受和触摸到上帝永恒的国度,还有新时代的来临,以至加入到对上帝的无限崇拜中。总而言之,我们会体会到为基督完成我们的所有事情时的那种无比荣耀。

事奉圣礼在过去一直被描述一种形式或是教会对于上帝的崇拜的方式。”事奉圣礼”这个词起源于希腊语,原意是"共同工作."所有圣经都提及了对上天的崇拜包括事奉圣礼仪式。

在旧约中,上帝制定了事奉圣礼的仪式,或叫做具体的拜主形式。古代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典籍和《勒维人之书/利/肋》中有详细描述的。我们发现在新约时代,犹太教会堂和教堂都继承了旧约时代的事奉圣礼,不断调整而履行他们与基督的联系。东正教的事奉圣礼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始终维持着当初的拜主方式。事奉圣礼的主要部分包括有唱赞美诗,读经书,宣读福音,祷告,圣餐。对于东正教徒来说,“事奉圣礼”或是“事奉礼”涉及到圣餐的仪式,这仪式是由基督本人在最后(神秘)的晚餐中制定的。

圣餐照字面的意思是感恩,早期时是与圣灵交的一个同义词。圣餐在东正教中是拜主的中心环节。因为基督在最后的晚餐中说面包和酒,“是我的躯体”,“是我的血”,而且“为的是纪念我”(路喀福音/路加22:19-20)。他的追随者对此深信不疑,一件事不漏照做。在圣餐中,我们分享着基督耶稣的血肉,以此感受他的人生和他给我们的勇气。从一开始,圣餐的庆典就是基督教的一项常规。早期的基督教徒称圣餐为“不朽的药”,因他们见证了上帝的伟大与优雅。

圣徒交通:当基督教徒们离开了人世,他们仍然是教会的重要成员,也是基督耶稣的身体。他们生活在天堂中,“在天堂中有名录”(致希伯来人书12:23)他们拜主(约安之启示录/默4:10)而且栖息在他那许多住处的天堂里(约安福音/约/若14:2)。在圣餐中我们来到了上帝的邑城并且加入到圣徒们关于对上帝的崇拜的讨论中(致希伯来人书12:22)。他们是我们周遭中的“伟大的云彩见证者”,我们奔跑着搜寻“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致希伯来人书12:1)。抗绝和忽视与圣徒的灵交是对那些已死的但仍然是圣教中的一员的人的否定。

认罪是在上帝和人们面前公开承认自己的罪,按照字面解释就是“同意”上帝关心我们的罪行。。圣詹姆斯告诫我们在老者或神父面前坦白我们曾犯下的罪行,这和现在所号召的一样(雅科弗书信/雅5:16)。按照新约上所说在神父面前坦白就像士兵对帝王坦白一样。坦白是最具影响的。我们也被劝诫直接地对上帝承认我们的罪(约安书信一/约壹/若一1:9)。认罪是对悔改具有最大意义的手段,而且向我们保证哪怕最怀的罪行都能被真诚的原谅。这也是我们抛弃和克服罪行的最有效的帮助。

教规:对于那些还没有回应教会的兄弟姐妹忠告或教会的人来说,要想抛弃他们的罪行,维持纯净和神圣,教规是很必要的。教规经常围绕是否接纳教会进行。新约记录圣帕弗罗如何将一个与他父亲的妻子牵涉有性关系而一点悔意也没有男人逐出了教会(致科林托人书一/林前/格前5:1-5)。使徒约安警告那些完全拒绝基督的真理的那些人将不会被我们的天堂所接纳(约安书信二/约贰/若二9:10)。通过东正教的历史,东正教会在必须行使教规,不过,往往带着怜悯,这样做是为了能改变精神,帮助上帝的子民过上纯净圣洁的生活,而不只是惩罚。

玛利亚被称为诞神女,意为“上帝的生者”或是“上帝的母亲”,因为她生下了上帝的儿子而且带给他人性。伊丽莎白,施洗者约安的母亲,当她拜访玛利亚的时候看出了这点,“主的母”(路喀福音/路加1:43)。玛利亚告诉她自己说,“万代要称我有福”(路喀福音/路加1:48)。所以我们东正教世代都尊称她有福。玛利亚过着贞洁而神圣的生活,我们高度尊称她为圣灵的楷模,最早的救世主,新人性的母亲。东正教徒们到现在还会感到困惑,因为许多的教徒声称圣经上从没有提及到生养上帝儿子的玛利亚有福或是光荣的。

向圣徒祈祷在东正教是受到鼓励的。为什么?因身体的死亡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并不是失败,而是通向天堂的光荣通道。基督徒也不会因为死了而停止成为教会的一部分。上帝禁止!上帝也不会直到审判都做事不理。真正的教会是由所有的在天堂和地球上的人们组成的,而不仅仅局限于那些生存着的人们。那些与神同在的人们至今还活着,他们与上帝交流,崇拜着上帝,在上帝的身上履行着他们的义务。他们为教徒积极地向上帝祈祷,还有全人类(致艾弗所人书/弗6:8节;约安之启示录/默8:3)。所以我们该为那些以离开人世的圣徒祈祷,寻找他们的祈祷,就像在世的基督教朋友为我们祈祷一样。

自从二世纪以后,使徒的继任就成了一个分水岭,不是教规而已,而是一个对信仰的延续保存至关重要的决定。当然,坏的夫子是有的,他们坚持自己有权利代表基督教,声称从上帝那得到授权,身负许多重要的启示;还有更过分的夫子自己发明了使徒的继承规则。作为回应,早期的教堂澄清了使徒的继任是世代相传的,并且记录了真正的世系,显示了神职人员是如何被基督选择的。神职人员的继任对于维系教堂来说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方面。那些继任的人们持有责任,而且有义务使教会的运作和合一一样如常进行。仅仅只是个人的保证是不够的。今天,那些把自己置身局外的吹毛求疵的继任者是那些只为早期的神职人员服务的教徒。世界上许多教派的发展可以用来说明使徒拒绝继任的理由。

大公会议:有一个著名的会议(记载于使徒行实/徒/宗15章),是在教会的早期某些拘泥于教规的犹太人引起的。“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使徒行实/徒/宗15:6)。这次会议举行在耶路撒冷,为的是解决争辩。许多世纪以来,有无数的会议被召开,有地方的也有区域的,而且七个会议被制定为普世性的,这都是为整个基督教的发展而举行的。除了意识上帝在会议中所传达的,东正教还特别关注传授信念和修行。

信经来自拉丁文的教义, “我相信. ”在教会的早期,信经就已经存在于信教徒中,比如,圣帕弗罗引用一教条提醒提摩太,“上帝在肉身显现”(致提摩泰书一/提前/弟前4章)。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形式,理论的,教堂式的宣告。这都在新约上有所记载,信经是教会会议的证明,通常会有简短的关于面对挑衅的真实情况。

在基督教中,最重要的信经是尼西亚教条,是公元四世纪两个地方议会的产物。这信经叙述了生与死的争论,其中包括了新约中的上帝的三位一格的问题,还有维护生活的真理,反对那些歪曲上帝的本性和诋毁基督耶稣的创物主身份。信经使我们对经文有准确的理解,防止了那些企图歪曲经文的人找到空挡支持他而且时刻不停的提醒东正教的教徒上帝的信念,在人生路途上要保持自己的信仰,战胜宗教阴谋。被称为“信仰的象征”的尼西亚教条确定了教堂的许多仪式,而且时刻不停的提醒东正教的教徒上帝的信念,在人生路途上要保持自己的信仰。

灵礼:当年轻的教会正在前进的时候,上帝在使徒和他们的从者之上倾注了他的神圣精神,给他们精神上的礼物以帮助他们建立教堂并且服务彼此。在新约中被提到的特定的上帝的礼物:神职,预言,福音,传道,教导,治愈,帮助,行政,知识,智慧,神语和解释。这些还有其他的神礼都被东正教所承认。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些神物的需求会有所不同。在教堂的事奉圣礼和圣殿过程中神物是最好的明证。

再临:在当前思考着基督耶稣的第二次降临将会在哪的问题中,让人感到安慰的是东正教的信仰是中肯的,东正教的教徒们认为基督耶稣“将会再次审判生与死”。并且他的“王国将会永存”。东正教的布道不会尝试预测上帝的预定行程,不过会鼓励教徒们按指示安排他们的生活,以便他们再上帝降临时有信心迎接上帝。天堂是上帝的居所,超越了时空。那是上帝的天使们居住的地方,就和所有已故的圣徒居住的一样。我们祈祷,“我们住在天堂的圣父”。尽管教徒们生活在人世间,但他们是属于天国的,天国才是他们真正的归宿。天堂不是未来的,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亿万光年以外。对于东正教来说,天堂是基督徒生命和拜主的一部分。东正教堂的建筑是特别建造的以便于教堂也能成为天堂在人世间的一部分。圣餐就像在天堂里拜主,世界就成了天堂。圣帕弗罗教导说我们是和上帝一同复活的(致艾弗所人书/弗2:6)。“你们是于圣徒同国的,是上帝家里的人了”(致艾弗所人书/弗2:19)。在末日时,新天新地将会显现(约安之启示录/默21:1)。

地狱,对于人们并不陌生,它是存在的。东正教的教徒明白地狱是一个永远都充满痛苦的地方,是属于那些不愿意接受上帝的恩德的人们。我们的上帝曾说过,“如果你的手犯罪了,就把它砍下来。你瘸手进入永生,强如两只手都被丢进地狱,在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玛尔克福音/可/谷9:44-45)。上帝问:“如何才能逃避地狱的定罪呢?”。他的回答是:“上帝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而得救。(约安福音/约/若3:17)”。审判有一天降会来临,而且为那些拒绝上帝的铁石心肠的人准备了一个地方。那里是与天堂不同的。那些放任自己拒绝上帝的伟大和怜悯的人将永远的忍受这种选择的后果。

创世:东正教承认上帝创造了天地(起源之书/创1:1)。天地不仅仅是事物本身的存在,完全是上帝创造的。“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上帝的话语造成的”(致希伯来人书11:3)。东正教不认为圣经能够是一本关于创造物的科学范本,这是由于圣经里面有某些错误的观点,但是里面有关于上帝的启示和拯救的重要观点。所以,我们不认为科学书藉像它们看上去的那样无所不能,可以像上帝的启示录那样解决我们的问题。科学书包含有真理和深思熟虑的理论,但是这并不代表它都是对的。东正教并不是要在科学和基督教的信仰之间建立一扇多余虚伪的围墙,恰恰相反,我们理解真正的科学探索都是来自于信仰的鼓励,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来自于上帝。

 

一些当代的道德问题

泛基督教主义:任何人不得不高兴地接受对古时基督教分裂的反对,但只有是为了揭露正统信仰的精髓时才能够成功,目的是为了把那些离开了教会的人带回来唯一正统的信仰 海外俄国东正教对待泛基督教主义的态度是冷静的、非常正统的,这与圣父的教导是一致的。1931年12月31日发表了这样一个声明,该声明非常适当详细地说明了我们教会的前景。同一时刻,海外俄国国教指派了它的代表去委员会,目的是为了延续关于信仰与命令的世界讨论会“为了保护这唯一的、神圣的、大公的和教徒的教会的信仰,教会大会承认教会从来没有分裂过。论点只在于谁属于该教和谁不属于。此外,主教大会热诚地欢迎非正统信徒研究有关耶稣的教会的教义所作出的所有努力,希望通过这样的研究,特别是那些参与神圣东正教的代表,让他们最终相信真理的重要支持者东正教已经完全地和真实地保留了由耶稣教授的教条,耶稣是他的信徒的救星。”

全基督教的运作都以新教徒对教会的意见为指导原则。新教徒们认为没有唯一的真理和唯一可见的教会,但各个基督徒的派别掌握了一小部分的真理,而这些有关系的真理可通过对话来统一成唯一的真理和唯一的教会。研究全基督教运作的理论家认识到要达到这种统一的办法之一就是举办共同的祈祷和宗教仪式,这样就可以及时地实现相互交流。

正统的信仰决不会接受这种教会学。它认为并且证明了没有必要去聚集真理的粒子,因为东正教就是一个全部真理的仓库,在神圣的圣灵降临节里它就能够得到这些真理。

对于正统的教徒来说,在圣餐仪式上聚合祈祷者和宗教团体是对已经存在了的统一的一种表达,且这种统一是在唯一的、神圣的、大公的和教徒的教会的限度内的。里昂(第二世纪)的圣裴特若•丽纳简明地表达了:“我们的信仰与圣餐是一致的,而圣餐确定了我们的信仰。”教会的神父说教会是由教会的每一个成员构成的,因为在圣餐里他们吃光了救世主的肉与血。在圣餐与宗教团体之外就不再存在教会。一起就交流也就是承认那些接受交流的人属于这唯一的使徒的教会,然而很不幸地基督教的历史事实甚至在我们这个年代都指出了基督教世界严重的教条与神职的分裂。

堕胎就是在婴儿还没有完整地来到世间之前就被夺去了生命,也就是怀孕的终结。基督教圣经里有说:“因为你已经形成了我的内在的部分,你在我妈妈的子宫里了已经覆盖了我”(耶热弥亚书/耶1:5).当一个孩子被流产了,也就是一个人类被杀了。对于基督徒来说,所有孩子,包括出生了的还是还没出生的,在上帝的眼里都是很珍贵的,是来自于他的礼物。甚至在必须在母亲和孩子的生命之间作出选择这样特殊的情况下,也必须基于大家都认为母亲与孩子的生命都危如累卵的条件下才能做出决定。

教派:“cult”这个单词有好几种含义。而我们所指的用法是指任命一群人,而这群人专门去集中一种虔诚的却又与由救世主耶稣开始,他的使徒所确立,和七个普通的教会委员会守护着的有历史性的礼拜传统有所偏离的教条。教派通常是在那宣称异教是真理的人的周围出现。错误本身使这群人必定从历史上有名的基督教中分裂出来。很多教派宣称圣经就是他们的基本原则,但他们却改变了圣经的历史解释坚持了他们自己的想法。教派也许会做一些好事(如照顾穷人,重视家庭),因此至少对那些偶然的观察者来说,他们看起来似乎是真正的基督教的一部分。圣帕弗罗对教派们的忠告是“从此退出你自己”。教派的危险是它摒弃了它本身所有的从救世主的生命里和能找到上帝的祝福与恩典的教会里得来的东西。所有的教派都死了,而教会继续存在。

婚姻在东正教里是永恒的。它不被归纳为新郎与新娘间誓约的交换或者是合法契约的确定。相反,婚姻是指上帝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合成一个人,在某种意义上就像是把教会与救世主连结在一起(致艾弗所人书/弗5:31,32)。婚姻的成功并不依赖于人类间相互的承诺,而是取决于上帝的允诺与祝福。在东正教的结婚典礼上新郎和新娘如皇室的烈士一样逐字地宣读他们的誓言,把他们的生命奉献给上帝和彼此。

离婚:在向那些离婚的人给予爱和怜悯的同时,东正教也为那些因为离婚而导致的悲剧和痛苦而感到伤心。婚礼被认为是圣礼,因此由上帝的饰音来完成,是永恒的,但在处理离婚时教会并不依据法律而是依凭同情。在神父适量的劝告后,用完了所有调和的方法时,就允许离婚。如果要再婚,第二次的结婚仪式就包括有祈祷为初期的离婚悔改,请求上帝的原谅和新一次结合的保护。

婚前性行为:东正教的信念坚持圣经的教义:性交是为婚姻而保留的。性爱是上帝给予的礼物,只有在婚姻中才能完全享受。结婚用的那张床要保持“纯洁”(致希伯来人书13:4),男人和女人在婚前被要求禁欲。我们性特征和我们周围的东西一样,会影响我们与上帝、我们与其他人的关系。它被用于赞扬上帝以及实现他对我们的构想或者他是不正当的并且成为罪恶的工具被滥用,给我们和他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圣帕弗罗写道,“你知道吗,你的肉体是在你体内的神圣灵魂的圣殿,这个灵魂是从上帝那里得来的,所以你不仅仅是你自己?你的到来是以很大的代价换来的,因此你要亲自赞颂上帝”(致科林托人书一/林前/格前6:19,20).

同性恋:在二十世纪与很久以前相比有了更多的关于同性恋的公开讨论,但其实在远古的著作里就已经明确地提到过同性恋。鸡奸是同性恋的常用的同义词,来自于罪恶之地(起源之书/创19)的男性间明显的同性恋行为,在圣典中对鸡奸的责难很严格,判为死刑,就意味着很需要惩戒。新约认为正常的性交不仅仅是表达爱的一种方法,而且是一种庄严的指定的制造新生命的方法。

在新约里,圣帕弗罗谴责男妓和同性恋者(致科林托人书一/林前/格前6:9-11)。在《致罗马人书》(《圣经•新约》中的一卷)他的使徒书中的第一章中,他也判定同性恋是不自然的。在别处,同性恋是被归类为淫荡的人,而淫荡的人,圣帕弗罗说应受到上帝的审判(致提摩泰书一/提前/弟前1:10)。在整部新约中没有一个例子是赞同、接受、甚至容忍同性恋的。

在整个基督教历史里,对同性恋的不赞同一直存在。在教父时期同性恋的自由被认为是基督教的与伦理有关对皈依者遗留下来的荒唐的生活方式的特权。如圣经所提到的,教父的思想都专注在同性恋者的习惯上,而不是欲望的本身。东正教教会不谴责那些控制同性恋这种倾向的人,并且照顾那些希望从这种倾向中释放出来的同性恋者。

 

教堂

东正教的教堂有几种形状,每种形状都有一种特殊的神秘的意义,而每间教堂一般都只采用一种形状。最常用的是椭圆形或矩形,模仿船的形状。在熟练的舵手的引领下,船把人们从风大浪急的海面送到平静的港湾,那么教堂则在上帝的引领下,带领我们平安地越过骚乱的罪恶与冲突的海面到达天堂和平的港口。教堂也经常建成十字架的形状来宣示我们因为信奉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救世主而得到解救,信徒们已经准备好了为救世主承受任何事情。

东正教教堂几乎总是东西向的,建筑的主要入口在西端。这象征着礼拜者从罪恶的黑暗中(西边)进入到真理的光亮中(东边)。在东正教教堂的屋顶上通常都能找到一个或更多的炮塔(圆形的或坡度陡峭的高尖屋顶)。在炮塔的顶部有洋葱形状的圆屋顶,这是俄国东正教教堂特有的特征。这个形状提醒着信徒们蜡烛的火焰,而这火焰会燃烧到天堂。

每个炮台的屋顶上都有一个十字架,十字架是拯救我们的工具。在俄果的教堂里,最常用的形状是所谓的三横梁交叉,包括一根通常用的横梁,在它之上有一较短的横梁,之下有另一斜的横梁。象征性地,这三条梁象征了,上面的一根,布告板上用希来伯语、拉丁语、希腊语写着“拿撒勒的耶稣,犹太人的国王”(约安福音/约/若19:19);主要的横梁,耶稣的手被钉在上面;下面的那根,耶稣的脚被钉在上面。

这三根横梁的象征意义在拜占艇的早期的基督教艺术中就存在了,尽管通常都缺少了底部斜梁的那部分,特别在俄国。没人知道底部斜梁的来由,但在俄国国教的象征主义中,最普遍的解释是这梁向上为在耶稣右边的好小偷指向天堂,向下为耶稣左边的贼指向地狱(路喀福音/路加23:39-43)。

 

内部结构

东正教的内部被分成了几个部分,首先是古代礼拜堂的启蒙所(启蒙所; Λιτή–希腊语; притвор –俄语),在远古时代是一个和大很宽阔的地方,新信徒在这接受教育和准备浸礼,同时也是被圣礼参驱赶出来了的悔罪者站立的地方.

圣所是教堂的主体部分,用一张被称为圣像屏风(圣像壁)的带有通道的圣像屏帏与至圣所(圣坛)隔离开来.圣所的围墙上都装饰有圣像和壁画,很多的前面都挂有点着了的灯(灯台).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的东正教教堂里没有一张教堂内的靠背长凳.教堂里的教父认为在进行着神圣的仪式时坐着是失礼的(除了在某些特殊的场合如教育和唱圣歌),而且空地更有利于更多信徒们做象征性的东正教礼拜的鞠躬和叩拜动作。

在教堂的最东端是圣坛(或至圣所),分两个房间-圣器收藏室和小礼拜室在圣坛的两边,这两个房间用圣像屏风与圣坛隔开来.

 

圣像——有关色彩的神学

首先第一个吸引到进入东正教教堂的非东正教教徒游客的是一个很突出的被分配给圣像的地方。圣像屏风被圣像覆盖着,而其他圣像就放在整座教堂里那些显著的地方。墙壁和天花板都有圣像的壁画。东正教信徒在这些圣像面前叩拜、亲吻他们和在他们面前点燃蜡烛。鉴于圣像那明显的重要性,那么,必然会引起有关于他们的疑问:这些手势与动作有什么意思吗?圣像的重要性是什么?他们的旧约不是禁止的崇拜物或诸如此类的东西吗?

基督教最初的那几个世纪,圣像一直被用于祈祷。例如,传统告诉我们在救世主有生之年就已存在着他的圣像(圣像不是由人手做的)和在耶稣之后就马上出现了圣母玛利亚的圣像。宗教的传统证明了在开始之初就东正教对圣像的重要性就有了很清楚的认识,并且这种认识从来没有改变过,因为这种认识是来自于有关于圣子——我们的上帝和救世主耶稣基督——的化身的教义。圣像的使用是基于基督教的本质的,因为基督教是又神人发现的,不仅仅是圣经还有上帝的肖像,正如福音传道者圣彼德约安告诉我们的:“道成了肉身,存在我们的中间”(约安福音/约/若1:14)。

福音传道者说“从来都没有人见过上帝,除了圣子,他就在上帝的怀抱里,圣子让大家知道了上帝”(约安福音/约/若1:18),也就说是圣子透露了上帝的肖像或圣像。因为是上帝的荣耀之光和上帝肉体的清晰的肖像(致希伯来人书1:3),圣经以肉体的形式以它自己的神学,上帝的肖像展现给世界。当圣彼德•菲利问耶稣时“´耶稣,向我们展示上帝,´耶稣回答说:´我与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不认识我吗,菲利?那看到过我的人也就看到过上帝´”(约安福音/约/若14:8-9)因此像儿子在上帝的怀抱里,同样在他的肉体消失后他和上帝是一体的。

上面所揭露的真理,是在基督教里显露出来的,因而形成了基督教绘画艺术的基础。那肖像(或圣像)不仅没有与基督教的本质相冲突,而是与基督教的本质不断地相联系着,这就是来自于始初用语言与肖像通过教会把福音带到尘世。

八世纪大马士革的一位教会神父圣约安在解释道因为圣经我们不再停留在我的幼年;我们已经长大了;上帝给予了我们辨别的能力,而且我们知道什么是可以被描画什么不能够被描画。自从圣子以肉体的形式出现后,我们就能够描绘和复制他的样貌让我们凝视着那纡尊降贵让我们看的上帝。我们可以很自信地回忆起那无形的上帝——不被看作是一个无形的存在,而被看作一个为了我们通过承担着我们的肉与血而让自己被看见的存在。

圣像与礼拜仪式一起发展,像仪式那样,表达着与圣经一样的教义。根据第七次大公会议的教义,圣像不被看作是简单的艺术,而是与圣经完全一致的,“因为圣像由圣经来说明,而圣经通过圣像变得非常清晰。”(第七大公会议行实,6)

根据大师圣彼德•巴兹尔(公元379年)的话:“通过对圣人的描画,我们不是要让自己变成盲目的崇拜者那样,因为我们崇拜的不是物质象征,而是造物主。他因我们而变成了有形的,通过假装成我们的肉体来解救我们人类。我们也崇敬具体的物体——受祝福的十字架木材、福音书、圣人的神圣遗物、和最重要最纯洁的耶稣的肉体与血液,它们都有给予恩典特性和神圣的力量,通过他们去实现我们的拯救。”因圣经就是塑像,所以塑像也就是圣经。

东正教教徒尊敬一个耶稣的圣像不是因为它木材或油漆的种类,而是为了通过塑像来尊敬上帝的化身耶稣本身,所以我们才尊敬那没有生命的耶稣的塑像。

我们吻耶稣的母亲圣母玛利亚的圣像,正如吻圣徒的圣像,他们是上帝的朋友,他们与罪恶作斗争,为上帝流血和跟随上帝的脚步来效法他。尽管不如神和帮助者本身那样受到尊敬,但圣徒们也会如那些受到上帝的赞美、在上帝的帮助下成为让敌人害怕和对那些信念在不断进步的人有帮助的人那样得到尊敬。他们是上帝的仆人,上帝给予了他们勇敢的精神以回报他们对他的爱。我们看着他们功绩与受难的画面通过他们来使自己圣洁化和刺激我们热心地效法。

圣人的圣像是尘世间教会里仍然还活着的成员与天堂上教会里那些已去世的圣人之间的汇合点。那些圣像所用来描绘的圣人并不遥远,也不是过去传说中的人物,而是同时代的私人朋友。作为尘世与天堂的汇合点,耶稣、他的母亲、天使和圣人的圣像不断地提醒着信徒们在天堂上全部人的无形的存在;圣像是在尘世间天堂的可视存在。

 

圣像屏风

圣像屏风是东正教教堂最显著的特征,圣像屏风由一排或多排圣像构成,在中心(神圣的王者通道)被一系列的通道隔断,两边都有一条通道(执事用的通道)。

一个典型的圣像屏风是由一排或多排肖像构成。在第一排或者说最底那一排的中心是王门,上面挂着四个福音传道者,他们向世界宣告耶稣基督的好消息-福音。在王门的中部挂着一张天使向圣母(上帝的母亲)报喜的圣像,因为这事情是我们救赎的前奏或开始。在王门结束的位置放有一个神秘晚餐(最后的晚餐)的圣像,因为在圣坛另一边,那对圣餐的玄理赞扬是用来纪念在最后的晚餐里创立了圣礼的救世主。

在王门的两边通常都摆放着一个救世主的圣像(在右边)和圣母圣像(在左边)。在王门的两边,在上帝和他母亲的前面各有一通道—条辅祭的通道—在它们的上面描述了神圣的辅祭者或者天使—他们经常管理着圣坛,在礼拜仪式里就好象俗世的辅祭一样。在我们的教堂里,在左边的辅祭通道,放者一个好心的强盗的圣像,他是第一个进入天堂的人。其它特别有当地重要意义的圣像也被放在圣像屏风的第一排。因此最低的那一排经常被称为地方圣像。

地方圣像向上有三排更多的圣像,紧挨着的一排是神秘晚餐的圣像,耶稣穿着高贵的服装,被他的母亲和先驱者约安和一批其他圣徒,包括有天使长米哈伊尔和加百利,使徒彼特和帕弗罗和主教的圣徒和殉道者包围者。这一排被叫做祈祷,因为这一排的圣像都转向耶稣祈愿。而紧挨这一排的上帝和圣母的主要节日。

最上面一排包括有旧约的先知——在这一排的中间是上帝的送生者和神圣可爱的婴儿,这些婴儿来自于永恒,是先知们的希望、安慰和他们预言的主题。在圣像屏风的最上方是圣架,耶稣就是被钉死在上面,因而实现了我们的救赎。

 

圣坛

在圣像屏风的另一边是圣坛,圣坛是留给那些进行神圣仪式的人的,而通常那些不神圣地对待礼拜仪式的人是不允许进入的.在圣坛的中间是圣桌,圣桌象征了上帝的王座,上帝就坐在上面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圣桌也象征了耶稣的坟墓,因为他的肉体(神圣的礼物)就存放在那。圣桌是正方形的,上面盖有两层遮盖物。首先是里面层遮盖物,是一块白色的麻织物,象征着用来包裹耶稣尸体的裹尸布。外面一层布是用华丽的材料做成的,象征了上帝王座的光荣。两块布都一直从桌上盖到地下。

 

后记

简单地说,这些是东正教的一些特征。教派是唯一的,因为我们的上帝耶稣基督只创立了一个教派。它是神圣的,因为它的创造者和领袖耶稣基督把它神圣化了并且经过了圣灵的作用,它是大公的,因为它是宇宙的,它知道所有的东西,没有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它是使徒的,因为它是由神圣使徒所建立的,并且一直保持着使徒传统的完整。东正教是唯一的、神圣的、大公的、使徒的教会。

对那些想多了解神圣的东正教的人,我们推荐以下著作:

1.由蒂莫斯•威尔所写的《东正教》。对东正教有清楚详尽的解释,专门为非东正教徒和东正教信徒而写的。

2.由阿里克谢•哈米亚柯夫所写的《基督教是唯一的》。一部极好的关于东正教本质和信念的短文。

3.由芬兰大教主帕弗罗所写的《我们坚持的信念》。这本书从内到外描述了正统的信仰。它通过三个重要部分的三个最基本元素里谈到了东正教的信仰:学说的、礼拜式的、和精神的三部分,非常简单而直接地解释了全人类救赎的预言。

4.由安东尼奥都主教所写的《西方各派别的正统信仰有何不同》,他是海外的俄国东正教的创立者。该书由俄文翻译过来的,这是一本涉及由以形成了的有分歧的神学所引起的东西方间的精神上和道德上的不同。

5.由一东正教修道士所写的《东正教的精神性》。这部名著写道了东正教精神性的发展历史,它的本质,耶稣的浸礼和耶稣我们的逾越节。

 


 

(来源: Missionary Leaflet E2b - Holy Trinity Orthodox Mission - 466 Foothill Blvd, Box 397, La Canada, Ca 91011 - Editor: Bishop Alexander (Mileant))

 


 

Εκτύπωση Σελίδας Μείωση Γραμματοσειράς Αύξηση Γραμματοσειράς
Ἐπιστροφή στήν ἀρχή τῆς σελίδας